麻豆传媒杜若冰

   凌绝尘从隐魂殿调来一批信得过的手下,在隐离的简单教导下,学会了处理药材。这二十多人,部派到顾夜的身边,听从她的调遣,给她打下手。

   多了这些帮手,顾夜制药轻松多了!当得知这些人都是隐魂殿里忠心不二的预备隐卫时,小姑娘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理直气壮地把他们据为己有了——她身边最缺的,就是忠心的手下。尘哥哥说了,他的一切都是她的,那这些属下她讨要过来,也不算过分吧!

   本来这些人,凌绝尘就是选来替她分忧的。见到小姑娘近乎耍赖的做法,他只是纵容的笑笑。这包括隐离在内的二十五人,主子在一夕之间换成了顾夜。

   隐离醉心于制药,恨不得拜顾夜为师,自然是愿意的。其他二十四人,从小就被培养“服从”的天性,对新主子也是忠心耿耿。这二十四人,最终成为顾夜庞大医药敌国中不可或缺的基石和砥柱,这是后话了!

   又一个城池被收复。顾夜在伤兵营中忙活了一天,终于走出了营帐。一抬头,一点冰冷落在了她的鼻尖。她眨了眨眼——下雪了!

   “小叶儿——”一声温润的轻呼,驱走了空气中的寒冷。顾夜回眸望去,漫天的飞雪中,一个身着黑色盔甲,如天神临世般的身影,缓缓地向她走来。

   “尘哥哥!”顾夜一个飞扑,扑进了俊美男子的怀中,像无尾熊似的,双腿盘在他的腰上,两只胳膊紧紧地攀着他的脖子,冰冷的脸蛋蹭了蹭对方的,像只求爱抚的猫儿。

   凌绝尘托了托她圆润的小屁股,让她坐在自己的臂弯中。顾夜有些羞涩,印象中只有爸爸抱小女儿,才是这个姿势。不过,她又挺眷恋这个怀抱。印象中,她从来没有像这样,被当成宝贝一般宠溺过!

   来伤兵营视察的将领、上了药出来的轻伤员,看到这一幕,惊得下巴差点脱臼。天哪!大将军王果然跟传言一样,把顾小神医宠上天。没想到啊,没想到!冷硬如冰的大将军王,居然也有温暖柔软的一面!

   顾夜察觉到大家的视线,有些不好意思地推推尘哥哥的肩膀,想要从他身上溜下来。可凌绝尘却把她的胳膊重新缠上他的脖子,抱着小姑娘,面不改色地从属下们的面前,淡定地走过。眼刀淡淡地扫过——看什么看?没见过抱自己小媳妇的?

   众将士:还真没见过!谁抱媳妇,不是在家中偷偷的抱?像将军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,无怪乎别人众所瞩目!

   顾夜把脸埋在尘哥哥的脖颈处,露在外面的耳朵红红的。她心中美得冒泡——这是不是代表他们“官宣”了?尘哥哥这是在向他手下的将士们,宣告两人的关系,是吧,是吧?

   花店偶遇清纯文艺小美女图片

   回到了城中的临时住所,凌绝尘让那两个从信阳就跟着伺候小姑娘的丫鬟,伺候着顾夜洗漱更衣。两人一起坐着吃晚饭的时候,凌绝尘沉默了片刻,轻声道:“下雪了,漫长的雪季即将来临。边关的战事也要告一段落。”

   寒冷的冬季,的确不是打仗的好时候。晚上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,对两国的军队来说,都是极大的考验。风雪之中,交战的难度加大。将士们不但要面对凶残的敌人,还要面临严寒的考验。如果强行对垒的话,只怕双方损失都会成倍增长。因而,炎国和黎国有不成文的规定,雪季来临之时,两国休兵,等来年开春再战!

   此时黎国的大皇子,看到漫天的飞雪,高兴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!本以为炎国的战神,被愚蠢的二皇子加害,拿下琥阳关以北的十几座城池易如反掌。如果顺利的话,还有可能进军关内,对炎国的都城造成威胁……

   本来,的确挺顺利的。半年的时间,斩获了十来座城,眼看就要逼近琥阳关了。谁知道,传闻中被害的大将军王死而复生,率领十万兵马增援边疆。

   炎国本来零落的士气,瞬间高涨起来。相反,黎国的将士们,却日渐低迷。此消彼长之下,接连吃了几场败仗,城池又被一点一点地夺回去。

   大皇子带着黎国将士们苦苦支撑,眼见着已经退回两国原先的边界,可炎**队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。说来,大皇子心中也感到惊惧和沮丧。本来坚固的城墙,骁勇的将士,看似铜墙铁壁,可是在炎国的战神手中,却如此不堪一击。

   你能想到吗?一天拿下一座城池,这速度合理吗?确定那是炎国的军队,而不是天兵?将士们都被吓破胆了,再战下去,只怕黎国的疆土不保!

   国中,求和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。大皇子也知道,战下去的最终结果,依然是以黎国失败求和告终。可他心有不甘!可又能怎么样呢?

   就在他纠结不已的时候,一场大雪预示着雪季的到来。大皇子差点喜极而泣!雪季的到来,为两难的他解了围。四个多月的雪季,给了他缓冲的时间,让他慢慢消化,慢慢接受自己的失败。开春之后,是战是和,再说吧!至少现在,他不用去直面“求和”的窘迫了!

   “大哥,下雪了!”一袭红衣的宫离殇,从旁边的营帐中走出来。修长的手指,接住了一朵落下来的洁白精灵,任它在手心中渐渐消失。

   “你怎么还在?”大皇子皱了皱眉头,不耐地问道。

   宫离殇眯起狐狸眼,露出邪魅妖娆的笑容:“皇兄,那件事你确定不考虑一下?”

   “……”大皇子沉默了片刻,缓缓地道,“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,现在已经逃进了黎国?”

   “千真万确!”宫离殇嘴角勾了勾,鱼儿就要上钩了!

   “你说他在制毒上颇有造诣!那……为什么二皇子在蠢货,没有把姓凌的搞定?”大皇子生性多疑,对宫离殇这个幼弟从来都没有放下防备之心。这也是生在皇家的悲哀!

   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!姓凌的运气向来不错,如果不是给他遇上隐世的神医,他早就被七绝散毒杀,化作一堆枯骨了!”宫离殇挑了挑眉,一副你爱信不信的表情。